雪·划水·兔

新人写手,入坑全职无法自拔。
q1751398303

不负责任的求助……全国创新作文大赛复赛好过吗…这个所谓新赛制挺懵的,一路浑水摸鱼。

『千千结』叶黄15

本章未完。
来自沉迷游戏的辣鸡雪兔的诈尸
文力日渐辣鸡
……………………

“你……”黄少天正要想着怎么去接他这句,喉咙口翻滚着,却还是被硬生生塞回去,脸上还带着快要爆发却突然凝固的潮红,叶修只轻轻吐出几个字,轻到黄少天以为那前所未有的郑重只是他期望中的错觉。就轻易堵住了黄少天的千言万语。他僵在那。

很快剑圣的大脑一刹那恢复了机会主义者一贯的冷静。

自己的一时失控,此刻竟覆水难收。

两人就这么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姿势。黄少天看他,叶修也回盯着他,嘴角又换成了那种淡淡的显得有些嘲讽的笑,双臂环胸,尽管二人之间的距离可以趋近于零,可叶修那张该死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嘲弄和隐约的疏离。就好像,他们什么也没发生过。

也确实是这样。

这段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情。一直是他黄少天一厢情愿。

那么。

黄少天盯着他,突然笑了,笑的很明亮,轻轻一个借力,叶修只觉得肩膀一轻。

转身。

过了很久。直到整个房间就剩叶修一个在那把牙签叼碎了几根,木屑散乱地掉在他大腿上。

叶修很少迷惘,他的人生也就过了二十多年,他总共迷惘了几次,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他都如数家珍——这倒不是赞他记忆尚佳,而是真的也就那么几次。

第一次是在被嘉世强行解约的时候。哦,在那之前,最后在嘉世的训练室好像还是和黄少天pk来着,强行退出游戏前还不忘了象征性的安慰一下炸毛的小剑客来着吧?

虽然怎么都听起来像嘲讽对吧。

叶修慢悠悠地把嘴里的木头渣吐掉,手探进兜里,啧了一声,没有烟了。他站起身叹了口气,掏出手机。

第二次,是黄少天亲自来网吧找他,扣掉键盘的事。在那不久,又发生了一件比较令人在意的事情。苏沐橙说,她有一次碰巧管黄少天借手机用来着,神使鬼差的,她把那几个在网吧引起热议的被扣掉的字母输入进去,尽管不是正序,但第一个打出的赫然是——“我可以喜欢你吗叶修”。苏沐橙果断一个手滑,手机屏幕朝下完美落地。

不过很可惜,当事人循声而来,“苏妹子不是吧手机可不是一次性的话说你也不能摔我手机啊是不是幸好手机没……事”。他很快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屏幕上依旧闪烁着倔强耀眼的文字。

“……”剑圣大大成功熄火。再然后,叶修自然也知道了,被笑眯眯的苏沐橙不经心的问起时,他也只当了是玩笑。

真的只当是玩笑吗。

或许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被垃圾话轰炸时的无奈苦笑,久别重逢,见到隐约暗示时的,一点点微小的,雀跃?

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什么时候他的世界就这么轻易地被他占据了呢。

但是。

叶修难得皱了下眉。

要说清楚吗。想起刚才离人的背影,叶修直觉揽了一个超大号包袱。作为一个标准单身宅男的叶修抬头看天花板,表示此刻非常想念荣耀女神。

可他终究不是遇事逃避的人。他原想悄然地走出职业圈,像多年之前那样,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把他从早已给自己预定好的轨道越离越远。委婉不是他性格,事到如今也是一样。

明天你就会全都明白。叶修无奈,他总不能对人家说:我明天就宣布退役回老家了可不能耽误你这么狗血的偶像剧情节吧!

他看了眼手机,老板娘,叶秋和苏沐橙的电话直接炸满整个未接来电,果断忽略掉最底端的三条叶秋的,向上翻,大概想到苏沐橙的用意,也不多做留念。之后就是来自陈大老板的,直接炸了八十条,平均二十秒一条,分秒不差。

嗯,玩荣耀要是有这手速就好了。叶修感叹着。于是在双方在线的情况下,陈果的第八十一通电话终于通了。

“喂?叶修你死哪去了?人家黄少天都吃三顿了你没落魄街头吧?”陈果没好气地嚷了一串,语气堪比黄少天盛时。一旁被点名的黄少天侧目看她,顺便狠塞了一口夹心蛋饼。真不是他有偷听的癖好,这实在是老板娘的声音太过震耳欲聋。刚才陈果想拿无线麦克风出门喊人的劲头又是图个啥呢。他分尸着眼前的牛排撒着无名气。他本来早就可以离开,在那场毫无意义的,令人尴尬的私会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但是他现在又坐回了这儿,又留下来等待。
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份不能饿着肚子回去不是。他这么对自己说。

“卧槽,阴魂不散啊。”

黄少天抬头,看到了来人,那人冲他点头示意。

叶修?

黄少天眨了眨眼。

兔子窝里有了五十个小可爱了!
(思考搞事)

『千千结』叶黄14

“叶修人呢?”陈果看见苏沐橙一行人都回来了,她把手里的酒杯放下,把四个人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确定真的不是她眼花了。触及到她探寻的目光,肖时钦也礼貌性的向她点了一下头。陈果略尴尬的扬了扬手里的杯,“那个,黄少天是不是还和他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太直白了。苏沐橙平时脸上挂着那种很温柔的笑容都僵在那了,她想着是说他俩在一起了还是在一起坐着比较合适。这时间不长不短,半小时有余,做不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想做的、能做的、一些说不定不可控制的事说不定已经控制不住了。一时间居然没有去接她的这个话头。老板娘索性挥了挥手表示不再纠结,反正这么大人了也应该知道分寸,况且自己刚才不也瞎担心来着,正餐都上来挺久了大家先吃饱再说。期间张佳乐还拉着孙哲平又跑去舞台嚎了个忐忑,引得众人又是一阵不适。

“深藏不漏啊这个!”失去了宴会的主角,但酒精的作用力是无穷的,一众职业选手难得的稍微碰了点酒,也难得的没有一杯倒,其后果就是亢奋的张佳乐还在台上拉着满脸黑线的孙哲平引吭高歌呢,下边早有人笑的花枝乱颤了,霸图这边的酒席上,方锐还在这和林敬言腻乎着,手搭上了人家肩膀,身体一抽一抽不住晃动着,于是台上台下形成了对立着的两张满是黑线的脸。

“吵死了。”韩文清点评。

“韩队,我这里有耳塞。”张新杰已经把手伸进口袋了。

“这倒不用,不过……”韩文清若有所思起来。

“叶修你这就怂了是吧!躲躲藏藏的,你弟弟回家叫你吃饭!”真可谓是一语惊醒醉中人,酒过三巡,意都有些微醺了不是,可这叶修再度被人提起,大家这才晃晃悠悠的反应过来,哦对了还有叶修这只等着被群起而攻之的人物呢。而后者早就离开了,说是宴会快结束麻烦让叶修给他个电话,人已经把离饭店最近的房间定好了。

静默。二人就这么对视着。大眼瞪小眼。

这要搁在平时,是任谁也不会相信黄少天居然有这么安静的时刻——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人看,脑袋以下的部分却不能自已,很是有些局促。黄少天看着叶修瞟了他一眼,把嘴里的糖棍吐掉,懒懒的再次把手摸近兜里,再不紧不慢的又掏出一根苏沐橙最喜欢的橙子味棒棒糖,脸上还是挂着那种若有若无的,漫不经心而显得有些嘲讽的笑容。他看见叶修微微张开了嘴。

然后把苏沐橙最喜欢的那个味道塞进嘴里,又慢慢悠悠的看回他。

机会主义者怒了,一把把人嘴里的棒棒糖扯下来塞嘴里,含混不清的说:“抽烟没抽出一嘴黄牙就不错了,还吃这么多苏妹子给你的糖你是不是想上天啊……”

叶修愣了。一直半垂着的眼总算是完全睁开了,里面有着一闪而过的,他所没见过的那种像小孩子即将获得奖励的那种希冀的火光,“……上天?”叶修有些迟缓的拉长了语气。

然后又是短暂的沉默。之所以称之为短暂,因为在下个瞬间,一道朝气蓬勃的身影显得是那么急切,一个猛扑就把斜靠在对面沙发上的叶修压住了。他的手上凸显出青筋,抓上了叶修的双肩,炽热的气息喷薄在人脖颈间,有点痒,他这么想着。

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叶修疑惑着。鼻腔轻轻开合,小心翼翼偷出口气,他听见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声音。他试着去轻轻推了下黄少天,发现只是徒劳无功,索性坐直了身子方便青年更方便的抓牢。然后一根塑料短棒被青年啐出,掉在他大腿上。黄少天显然是没想到叶修是这种反应。那双眼还是一瞬不瞬盯着人看,那人下定决心般的,叶修又觉得右肩又是一阵生疼。他无奈了,只好主动开口。

“叶修。”黄少天抽出一只手,冰凉的触感顿时在叶修脸上大肆覆盖着,“你先听我说。”见叶修过了几秒才回过神似的眨眨眼表示让他继续,又接着道:

等等,继续?他是在让他继续什么?他是喜欢他这样对他这样吗,甚至可以和他吃一块糖,这样拥上他的肩膀……黄少天的眼神突然迷离起来,这是说明……“叶修,你喜欢我吗?”

叶修突然用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束缚。他的眼底里……是慌乱吗?黄少天被弄得一个趔趄之后,再想去探究时,对面的人却已经把沙发上随手丢着的外套穿好,换上了一副十分郑重的神情回望过去:“黄少天,你认真的吗?”

又想更文是怎么一回事……

牡丹江有没有一起去十月一国际会展中心的展子的呀~
我会带着小礼物的~❤
【第一次要逛展子激动死了】

致歉

鞠躬
感谢一直关注我的你们

作为一个文笔差还拖着不更的辣鸡写手,晃晃悠悠的就居然有了40多粉了。

于是常常惶恐,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对自己的懒有多心里明镜似的真的用夙夜忧叹也不为过。
现在觉得这词被我拿来都玷污了孔明他老人家。

数数自己的黑历史:
叶神生日那会开始挖坑
用破烂不堪的文字勉勉强强糊了十章
开始周更,后来月更,再后来三月不更
然而时间长短跟我的水平见长程程度成反比……
然后,感谢每一个喜欢着我的各位,请相信我的每一个私信里的感激都是发自内心……

嗯一件最重要的事啊,『千千结』要【停更】了。
至于什么时候会更……我想【 三年 】内应该不会了吧……

我没有放弃这个故事……整夜整夜翻着自己二十多页的手稿,时不时瞟一眼十多张纸的满满当当的人物设定,却不得不转过身去,被函数时区细胞膜深深束缚。哎。瞪瞪眼其实拐弯抹角还是逃不过自己学渣的事实啊……凡是写文的太太们一定比我还要努力吧。

扯得远一些。

中考意外发挥超常进了快三,结果现在学什么都觉得两眼一抹黑啊……
真的很不想放弃啊……

他们的故事一定,一定要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结局才行。@面具爱人@  @冷月旧依  @一夕一夏 谢谢你们陪我这一路走来,人太多我就不挨个艾特了……
不是太太却整日因你们的夸赞而虚荣心膨胀……

【决定不定时更叶黄片段】,也算是给『千千结』的储备粮吧……

【大家可以取关了】

致歉。有你们真的挺好。❤

(我会回来。)

……………………
p.s:我哪天应该弄个太太安利表什么的……
其实我一直都在啊只是一直不更文(划掉)

不知所云。

『千千结』叶黄13

本章未完
————
“呃你们先聊着啊,我回去给果果捎个信儿。”苏沐橙尴尬的起身,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似乎带着可疑的红晕。她站起身,身子向前倾,飞快把桌上的手机收进兜里,就这么在叶修黄少天二人尴尬的注目礼中尴尬的离开了。

哟呵,刚才不是说已经和老板娘打过招呼了来着?叶修在心下狠狠吐了个槽。

包厢的门彻底关上了。

“哎?大家都在呢?”苏沐橙眨眨眼,外面相较于包厢内的明亮光线一时间晃的她有点目眩。

“嗯,情况怎么样?”楚云秀放下嘴里咬着的吸管,直奔主题。

“不知道……”苏沐橙迷茫了,彻底迷茫了。她预想过无数种情况,但没有一种会是像今天的场面这般寡淡。叶修和黄少天…… 这本来就是一场赌注。

苏沐橙是不怎么支持同性恋的。如果非说立场,那就算是一种保持中立的态度。今天的所有安排,明面上是给叶修的送别酒会,内里则是起源于一场游戏。是的,一场游戏。

“楚姐姐,沐橙姐早上好!”戴妍琦头上梳着两个低马尾,却带着一顶厚厚的鸭舌帽,脸上挂着与脸部大小严重不符的方框黑墨镜,这是这调皮的冲他人招手的模样却很不难猜出这人身份。

“早上好呀小戴。”苏沐橙笑眯眯地应着。看着面前一桌子的甜点冷饮,还是汗了一把。这大热天的喝冷饮她还稍微可以理解一下,这一早上就让人吃这么多甜点……闻着空气中都透出甜腻的气息,她几不可查的跳了下右眼皮。

楚云秀应了一声后就已经入座掏出根烟,正在手中摆弄。

“小戴你这么早叫我们俩出来就是为了请我们吃甜点?”楚云秀叹了口气。

戴妍琦把马尾向后一甩:“是呀是呀,这里的甜点星期天九点半到十点半是半价哟!”说罢还邀功似的摇了摇手中的冰淇淋,“来尝一口吧?”

当三个女生开始默默的吃起来的时候,然后楚云秀用手机敲开了新的连续剧,片头曲已经响起来的时候,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各位需要参加我们店内的活动吗?”侍者向三人微微鞠了个躬,微笑着说。

“什么活动?”戴妍琦难得从巧克力蛋糕上抬起头来,很是兴奋的问道。

侍者解释道:“就是三位做个简单的小游戏,店内的工作人员会录一段一分钟的短视频,本次是有奖活动哦!”

事实证明,苏沐橙的右眼皮跳倒是真的应验了。

结果是个“你画我猜”的超幼稚的游戏,终于熬到最后抽奖的时候,苏沐橙楚云秀纷纷表示自己还有点饿,小戴你自己去抽就好了。

戴妍琦唉声叹气的回到座位上时,苏沐橙首先对戴妍琦手里的小盒子产生了兴趣。许是注意到了苏沐橙好奇的目光,她晃了晃手里的小盒子:“抽到了安慰奖——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纸牌哎……”

“要不要一起玩?”

都在这吃了,又是人家请客,再说拒绝未免不好。

“到我了!那就真心话吧!”戴妍琦把手里的小叉子放下,摸了一张牌,“有什么希望的吗……当然是希望队长要一直关心我啦!”戴妍琦很是认真的说着,那样子让人忍俊不禁,仿佛是对着纸牌许愿就会灵验一样。

“噗……哪家战队的队长不会照顾队员啊?”楚云秀吐槽。

戴妍琦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一样不一样,队长现在浑身上下散发着恋爱的气息,女人的第六感超准的!”

敢情这是吃自家队长的醋了?没想到肖时钦居然这么不解风情啊……啧啧啧。楚云秀忍笑忍得特别辛苦,脸一抽一抽的,手却是紧紧捏着小勺在咖啡杯里撞的叮当响。

“噗……”苏沐橙直接笑喷出来了,面前的餐巾直接被迫和奶茶来了个亲密接触。

戴妍琦偏过头:“哎沐橙姐也有什么希望的事情吗?比如给叶神找个女朋友什么的?”

“呃女朋友?”苏沐橙噎住了,叶修单身这么久绝不是外因所致,就他这么个个性,估计真就要和荣耀过一辈子吧?

“咦,难道叶神不喜欢女生?难道是男生?我看黄少总算缠着叶神pk呢难不成……”她自言自语起来。

苏沐橙汗,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戴妍琦还有这种隐藏属性。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行啊,是什么啊?”

不管那天的决定是对是错,结果都已经造成,于是就有了目前的一切。苏沐橙把思绪收回。楚云秀只当她刚才是因光线的缘故稍愣住片刻,也没有多在意:“我就说吗,叶修为人是可恶了点,但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小戴见好就收吧?”

见好……就收?

戴!妍!琦!肖时钦的脸色非常难看。叶修的突然离场,和她的突然失踪,还有后来的老板娘喝自己去找人,竟然都是因为……

“好吧好吧队长我错了!”戴妍琦被肖时钦突然改变的气场吓到,一口蛋糕在嗓子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硬生生转了几个来回,才憋出一句服软的话。

“哎队长你把手机还我!”肖时钦瞪她,这要是再惯着也就枉负战术大师的名号了。

“那肖队我们就一起回去吧?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好歹也要给我们老板娘面子不是。”苏沐橙打了个圆场,心里却千回百转,不复脸上的淡然从容,这些天来,尽管在心中早就否认了叶修是同性恋的可能,但毕竟没有肯定不是吗?黄少天随队观战的照片,魏琛近日越来越古怪的神情,以及叶修的一些举动……她越来越不能淡定,脑袋上的吊灯太大,让她眼前又是一阵目眩。

楚云秀回过头:“沐橙,没事吧?”

“嗯,没事,走吧走吧。”

论滤镜的重要性。
求情敌们轻点打……
原谅我蹭蹭热度……